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绛州廉政博客

山西省新绛县纪委监察局 主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展示廉政窗口,交流经验社区,干群互动平台,广纳建议信箱,民情民意通道,反腐历程日志

网易考拉推荐

卖醋的父亲 (原新绛县经信局副局长 邓金明)  

2015-11-16 10:10:15|  分类: 廉文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每每听到楼下小商贩卖醋的吆喝声,我便想起父亲当年卖醋的情景,仿佛又听到了父亲那悠长而生涩的叫卖声——“倒—醋—哩!倒—醋—哩!”
        上世纪70年代末我在运城读中专,当时的中专虽然不用付学费,但自己也得有些费用,如学习用具、生活日用品、去学校来回的路费等,一年差不多要100多元。那个年代的这个数字,对于我们这个地道的农民家庭来说,算是很大的开支了。
       为了撑起这个贫困的家,为了供我上学,父亲和母亲除了尽可能多养一些猪、羊、鸡以换取收入外,还做起了卖醋的营生。他们把当年产的柿子做成醋醅,次年用醋醅按比例加水淋成醋再卖。那些年,父亲和母亲总是天不亮便起床,父亲把淋好的醋装进特制的醋桶里,放在自行车上用绳子绑好,我们兄弟也一起起床,帮父亲推车到村外的坡顶上。
父亲每次外出卖醋带两个醋桶,总共差不多有90斤,按当时每斤1毛钱计,外出卖一次醋能收入9元钱,纯收入差不多4元。除了干农活,父亲隔三岔五出去一次,每个月顶多能挣三二十元。
      父亲卖了16年醋,到了70岁,得了白内障,骑车卖醋已很困难,但执拗的父亲不听我们兄弟劝阻,一直拖延着没有及时做手术,后来他买了头小毛驴,用小毛驴架上小平车去卖醋。等感到视力严重不好时,已是青光眼引起视神经萎缩,没办法医治了。面对我们的难受,父亲显得很平静,说不能治就不治了,反正老了活不了几天了。尽管如此,父亲仍然赶上他的毛驴车坚持卖醋,直到77岁眼睛完全看不见。这就是我的父亲,我那卖醋的农民父亲。
      父亲的眼病没有得到及时医治,使父亲在黑暗中度过了他的晚年。这是我一生追悔莫及、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件事,也成为我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痛。
      父亲卖醋的时间虽然很长,但我却只有一次听到了父亲卖醋的吆喝声。那次我帮父亲推车到下船庄村,一进村父亲便开始吆喝:“倒—醋—哩!倒—醋—哩!……”这是我们这一带习惯的卖醋吆喝声,意思是要买醋的人们赶快拿着醋瓶、醋壶来“倒”醋,虽然只听到一次父亲的吆喝声,但这个吆喝声从那时起就牢牢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,一直到今天。
      有一年暑假,父亲看我在家闲着,便让我去替他卖醋。我一下蒙了,心想一个在外就读的中专生,带上醋桶走村串巷吆喝着卖醋,这要丢下多大的面子啊!但反过来又想,60多岁的父亲为了供我上学,几乎每天都干这些,我一个大小伙子,凭啥不能干?于是我按照父亲的吩咐,去不同的村子卖醋。尽管我的吆喝声没有父亲那么老练,但大伙得知我是“卖醋老邓”的儿子,都纷纷光顾“倒”我的醋。能替老父亲做些事,让他疲惫的身心得到一丝喘息,我也算得到了些许宽慰。
如今,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,我也即将步入当年父亲卖醋的年岁。我想我的父亲,我想我那受了一辈子苦而没有享过一天福的父亲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