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绛州廉政博客

山西省新绛县纪委监察局 主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展示廉政窗口,交流经验社区,干群互动平台,广纳建议信箱,民情民意通道,反腐历程日志

网易考拉推荐

每念严父心尤痛 (县委书记 邓雁平)  

2014-05-13 10:28:33|  分类: 廉政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每念严父心尤痛    (县委书记   邓雁平) - 绛州廉政博客 - 绛州廉政博客
      夜晚入梦,送母亲回家,母亲幽忧地说,没有了你们的父亲,我就没有了家。闻言哀伤不已,泪流满面。 
     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,父亲安静地躺在病榻之上,没有痛苦,更无力挣扎,任由病魔对生命做最后安排。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,我们心如刀绞,却又无可奈何。养儿无用,至此方知。 父亲为人庄重,待人平和,与世少争,宽厚有容,他敬老爱幼,守职重业,吃了不少的苦,受了许多罪。如果天道公允,父亲应是松柏不老,大椿常青。孰料天不假岁,竟至寿年不永。 
      父亲兄弟三人,他排行为末,生于1936年7月,正是兵荒马乱之际。父亲周岁未满,他的母亲就撒手人寰,弃他而去。他从小寄养在亲戚家中,直到六七岁时才回到爷爷身边。而爷爷——一个失偶的中年男人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过着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的艰难生活。那一年,日寇进村抓夫,把爷爷也掠去。后来,爷爷冒死逃了回来。爷爷说,我不回来这三个没妈的娃靠谁养活啊?事过不久,爷爷下决心,渐次把两个大点的儿子送到西安,在别人的杂货店里熬相公,学手艺。兄长们走了,兄长留下的放羊鞭交到父亲手中,从此他就成了黄河岸边的小羊倌。那时河水泛滥,水陌相连,芦苇茂密,杂草丛生,在芦苇深处,常有毒蛇和野兽出没,孤独而年少的父亲无依又无助,每天就这样提心吊胆地看护着他的羊群,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。
       父亲最羡慕的是在书坊读书的孩子,在书坊里不用担惊受怕,不怕风吹雨淋。每每放羊归来,父亲都会怀揣羊鞭,站在教室窗外,听先生讲书,看学生写字。时间长了,先生认识了他,常常会问一些讲过的内容,父亲都能说得上来。先生找到爷爷说:“让孩子念书吧,他是个读书的料。”爷爷苦笑“我家的光景你知道,娃娃念书的钱哪里出啊?”先生说:“先念吧,钱以后再说。”就这样,父亲上了学。1960年,父亲考入北京华北人民大学,成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。这期间,父亲入了党,当了班长。后来还被作为县委书记的对象分配到山西省委组织部工作。 
       1964年,父亲作为工作队队长到雁北地区天镇县搞“四清”,队员当中有几位都是行政13级以上的高干,其中还有当时的省委宣传部部长。父亲对这些失势的老同志敬重关心,呵护备至,从不高声说话,更无恶言相向,这些老同志和父亲成了终生的朋友。
      父亲对故土十分眷恋。退休之后,他经常回老家农村,有时一住就是几个月。父亲和村里的男女老幼都能说得来,他在哪里,哪里就围拢一群人。他们忆过去,想未来,说年景,话收成。农忙时节,父母亲就会去乡邻们那里搭把手,做农活他们一样拿得起,放得下。间或谁家有什么难处和突患,父亲也会去问一问,帮一帮。在乡村那一片天地里,父亲是那样悠然、惬意。
     在我的印象中,没有看到父亲与别人红脸的场景,父亲工作过好几个单位,在每个单位都分管业务工作,在每个岗位都是行家里手。父亲离开这些单位后,大家会时时念叨他、牵挂他。我的母亲曾经是“62压”人员,后来有政策解决过这一批人的待遇问题,因为父亲工作年限差了一些,母亲的“62压”政策落实不了。其时,主管此项工作的就是父亲的同学。母亲催父亲跑一跑,找一找。父亲是只答应不动作。母亲的待遇问题终归没有得到解决。从1968年父亲担任永济农药厂副厂长起,到1996年从公路分局党委副书记岗位上退休止,他从来没有因为职务问题提要求,闹情绪。他对自己的处境很满意,他很知足。 
      爷爷之于父亲,不只是父子之情,养育之恩。爷爷的坚韧、勤劳和质朴,让他钦佩不已。爷爷遭遇的磨难、坎坷以及至死不能瞑目的心愿,更让父亲痛彻心扉。父亲几次对我落泪,都是回想爷爷的时候。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爷爷已年过古稀,父亲为了让老人安享晚年,他再三请求组织调他回家工作。1968年,父亲离开省委组织部,回到刚组建不久的永济农药厂。尽管当时条件艰苦,但父母亲还是尽其所能,想方设法让爷爷过得健康愉快。1981年,爷爷85岁高龄离开人世,父亲为此大病一场,人也脱了形。父亲对我们慈爱严正,节衣缩食供我们读书,家庭生活再艰难,也没有误过我们兄弟三人的功课。除我上高中时被挑选参加工作以外,我的两个弟弟都考上了名牌大学。这大概是父亲最感欣慰的事了。 
父亲关心我们的学习,更关心我们的成长。我们兄弟回到家里,父亲总要给我们讲做人的道理。我们工作有一点成就,父亲就会欣喜不已;我们遇到一些挫折,他就想法给我们开导。2005年,我由市直单位调到县上任职,手里有点权,担负的责任也大了。父亲千叮咛万嘱咐,给我讲责任,说团结。要求我公道处事,廉洁清正。我上任之初,父亲专门回了一趟老家,他把亲朋故旧召集到一块,给人家约法三章,不让人家向我提不符合政策的要求,不准打着我旗号办事,不能干违法的事情,并说,要找雁平先找我。他替我担了许多麻烦事情。那些年,村里人进城看病、购物,都是古稀老父带着他们四处张罗。
父亲走了,那个一生都不把愁苦写在脸上的人,那个最乐意为我遮风挡雨的人,那个遇事能做我后盾的人,那个无私疼爱我的人就这样匆匆离我而去。回到家里,叫父亲再也没有人应答我了,离开家时,再也没有父亲站在门口,将我送到看不见的尽头。
      父亲离去后,母亲情绪低落,精神萎靡。一说起父亲,母亲就止不住掩面而泣。三年了,母亲始终走不出丧夫的悲伤。三年来,面对母亲,我故作欢颜,其实,思念父亲,我心更痛。父亲去世三周年的祭日就要到了,我用这薄薄的几页纸、几行字,遥寄远方的慈父,祝他一切安好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73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